<center id="mejoe"></center>
          1. 設計之前的設計-詞匯和溝通

            時間:2014-03-07 來源:騰訊UED

            天津網站建設

            ●故事

            讓我們先從一個故事開始。
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大致是這樣的:幾個盲人一起看大象,由于都看不見,就只能摸。摸完后,摸到腿的家伙說:大象像柱子;摸到肚子的那位說:不對,大象像墻;摸到鼻子的仁兄反駁道:你們都瞎說,大象像水管!
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大家小時候都聽過,叫盲人摸象。在故事中,每個盲人心中都有一頭大象,問題在于:此“大象”并不是彼“大象”。這是信息不對稱導致的溝通問題。

            并非盲人才會深陷在信息不對稱中。在日常的溝通中,我們往往也身處“盲人”的境地卻不自知,導致很多麻煩。

            ●舉個栗子

            某產品經理和交互設計師在對頁面某個模塊的內容做確認。

            產品經理:“這個模塊我們可以拉取BI數據,這樣的內容會匹配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……如果這樣的話,那他進來的時候是必須帶有登錄態的,用戶打開頁面時應該彈出登錄框?!?/span>

            產品經理:“不需要登錄呀。直接拉數據就好了呀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不是吧……他沒登錄你怎么知道他是誰?難道要通過cookies記錄他的行為嗎?”

            產品經理:“……這個……跟cookies有什么關系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額,這個……你的意思到底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段對話里就出現了問題:雙方對“BI”這個詞的理解出現了偏差。產品經理的“BI”是“對同類用戶進行大數據統計分析,來提供匹配的內容”,但交互設計師的“BI”是“記錄目標用戶的行為,然后提供匹配的內容”。

            BI是用戶行為識別的簡稱,但,我們在這里先不討論這個,這不是重點。重點在于:在這段溝通中,產品經理和交互設計都用了同一個詞,他倆都以為對方對這個詞的理解和自己是一致的。但事實上,你懂的:“親,你摸大象好像摸錯了地方喲~”

            想一想,工作中是不是經常會碰到這種問題?“???原來需求方是這個意思!方案又要改了??!”

            生活上是不是也常常碰到這種問題?“哎呀,我說的左邊是我的左邊……不是你的左邊?!?/span>

            這些問題或大或小,總是讓你心煩。時間就這么被浪費掉了有木有!感情就這么被傷害了有木有!

            那碰到這種問題,我們該如何解決呢?

            ● 為什么

            要回答這個問題,我們要尋根溯源,先分析下溝通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溝通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          簡單來說,就是甲對乙,把”想法”用”詞匯”描述出來,乙聽到后,再根據“詞匯”來翻譯出對方的“想法”。

            比方:甲的想法是“條狀+深紫色+蔬菜”,然后對乙說:“茄子!”乙豎起耳朵,聽到了“qié zi”,然后迅速在腦海中的“詞匯表”里找到“qié zi”的表頭,再進而查找對應的字符串“條狀+深紫色+蔬菜”。然后恍然大悟:“哦~你是在說茄子啊!”

            (抱歉,為了顯得上流一點,配圖改用了“蘋果”?。?/span>

            這么將“溝通”拆解開來,我們就會發現,“詞匯表”是溝通的關鍵。我們可以這么理解詞匯表,在我們的腦中有這么一個存在,它包含了“讀音”+“文字”+“形象“+“與其他事物從屬關系”等等成串的內容,我們通過它來翻譯彼此的語言。詞匯表是溝通的鑰匙。

            “qié zi”這個詞匯對應的是自然界中的茄子,而另外一些詞匯,他們在自然界中找不到對應的事物,是人為發明的。

            比方說:超市里有很多東西賣,包括茄子+土豆+大蒜+……+青椒。如果你要去買它們,你怎么跟別人描述呢?你肯定不會說“我到超市去買茄子+土豆+大蒜+……+青椒“,因為那要說上好幾分鐘。你會說:我去買“蔬菜”!就這么簡單,輕松搞定。這里我們認為”茄子+土豆+大蒜+……+青椒“這一堆東西是有共性的,然后針對這個共性發明了”蔬菜“這個復合的詞匯。

            這種復合的詞匯很多,如“設計”、“個性化”、“社交網絡”等等。一般來說,詞匯復合程度越高,使用起來就需要越專注。

            被發明的詞匯都會經歷一個“發明——傳播——反復論證——普世”的這么一個過程,而在普世之前,很容易出現不同的人理解差異巨大的問題。 拿“shè jì”一詞來舉例:“shè jì”的歷史并不短,但社會對這個詞的理解卻仍處在一個“反復論證”的階段。有人認為“shè jì”是策略為主,有人認為“shè jì”是制作為主,也有人認為“shè jì”是藝術為主。

            在這種理解偏差下,我們就容易出現盲人摸象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●現實

            如果我們生在200年前,盲人摸象式的問題可能不會很多,因為那時詞匯相對簡單,人際合作也相對簡單。

            而現如今,信息大爆炸時代的,尤其是在互聯網領域工作的我們,一邊要接觸無數的復雜的新詞匯,比如:“行為識別”、“信息架構”、“云計算”、“敏捷開發”、“用戶角色”……一邊要和大量的不同知識背景的同事合作。

            可以說,我們一直處在半盲狀態。

            ●怎么辦?

            要脫離半盲狀態,其實就要統一大家的詞匯表,這個行為我們可以稱之為“定義”。

            技術層面上來講,詞匯有定義,溝通就是可控的。

            但在日常的實際項目中,人員契合度,時間,回報周期等因素都導致統一詞匯表極為困難。不過,馬奇諾防線不一定非要攻破。解決問題不容易,那我們可以盡量避免問題出現。

            以下是避免問題的幾個步驟:

            1. 放棄“我的用詞是對的,你得改口”這種想法,而改用“就算我覺得你得用詞不對,但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對方的意思,用詞就先放一步”。這是好的心態,而好心態始終是⑴位的。

            2. 時時反思:我的“大象”是他的“大象”嗎?(親愛的讀者同學,此處不要多想)

            3. 簡單地做一下關鍵的、常用的幾個詞匯的定義。

            4. 后續再根據工作需要來逐步定義其他“重要的”詞匯。這一點中要注意的是:我們不是要重新做一本字典,沒人記得??!不必須的詞匯不用作定義。

            5.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:盡量避免使用復合的詞匯,直接切入底層具象的、簡單的事情!盡管使用復合的詞匯會讓我們顯得更專注,在專注內或許可以增強溝通效率,但這絕對不是跨專注溝通的好方法,誤解大多來源于此?。ǘ掖蟛糠秩硕紩小盀榱俗屪约嚎雌饋砀鼘Wⅰ倍鵀E用復合詞匯的傾向。)

            比如在上圖中,信息架構、組織系統、導航系統等都是復合程度較高的詞匯,而它的底層實質上是在做“內容分組”,“分配各個內容的從屬關系”這些具象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如果我們說:“這個網站的信息架構是xxxxx”,或者“我們網站的組織系統應該是xxx”,對這個專注不熟悉的人很容易產生和我們不一樣的理解。我們較好是直接說“xxx內容應該按照xyz維度來分組,我們應該把他們分為3個頁面”,如此大家理解不一致的可能性會小很多。

            ●再舉一個栗子

            一個交互設計師——覺得某幾個頁面的信息組織不夠好,想優化一下

            一個產品運營經理——平日跟設計接觸不多,所以對設計不太了解

            ●這是個壞栗子: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我們可以規劃更合適的信息架構,讓內容結構更清晰?!?/span>

            產品運營:(信息架構?好像是很大的改動?是不是會牽連很多東西?)“這個……我們最近資源有限,不一定能支持得上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信息架構是很重要的呢,XXX頁面的結構是不對的”

            產品運營:“我也明白你希望把事情做完美的決心,這樣吧,我把它排到日程里,等有資源我們就開始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這個……好吧?!?/span>

            ●這是個好栗子: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這三個模塊的內容區分有點不清,另外這兩種內容放到XX頁面會更好。目前用戶找起來不是很方便?!?/span>

            產品運營:“恩,確實是。當時上線的時候比較緊急,所以是打算往后再優化的?!?/span>

            交互設計師:“明白了。要不我們現在討論一下大致的思路?內容的優先級方面我還要請教你一下呢?!?/span>

            產品運營:“好。我們今天就把方向定下來吧?!?/span>

            ● 寫在最后

            溝通是一個環節眾多且復雜的過程。這里只是就其中一個細節做探討,需要深挖的東西還很多。

            然后,很抱歉,這篇文章有點羅嗦,從某種程度上來講,本身就不是個很好的溝通案例。

            另外,雖然文章分類是“交互設計”,但事實上看起來和交互設計沒一毛錢關系。

            不過……也不完全如此。我個人還是覺得“設計“首先是個系統思考的過程,而溝通是設計的起點,所以,對工作方式的規劃也算是“設計”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當然,你也許不這么想。不過沒關系,我們可以找個時間來探討一下那個永恒的話題——你覺得“shè jì”的定義是什么?


            聯絡方式:

            中國 · 天津市河西區南京路35號亞太大廈1403室
            電話:15620613686
            郵編:300220

            免费一级毛片女人自慰
            <center id="mejoe"></center>